IMG_1634.JPG

就某種意義來說,在都蘭7-11見到打著赤腳的郭大哥時,就是另個世界的開始。

我沒有打赤腳走在鄉野間的經驗,算是個百分百的都市小孩,就算小時候有機會到山上住在外婆家,但心情總是不喜悅的,再精準一點來說,應該是極度緊張。緊張的理由,嗯,怕亂跑亂跳的雞鵝啄我、怕不小心踩到雞屎、怕各式各樣的蟲子、怕看到快要成化石的牛大便、怕夜晚蛙蟲鳴叫聲大到讓我睡不好.....,總之大自然對我來說,就等同沒有安全感的意思。

IMG_1514.JPG

1990 年村上春樹踏進亞陀斯半島,造訪「上帝的現實世界」。而我在2010年,踏進都蘭的再吹涼風,造訪了「大自然的真實世界」。

這裡沒有冷氣、電視、網路和路燈。只有納涼臺可以吹風。

剛來時,民宿老闆郭大哥好心地提醒,可以脫掉鞋子赤腳走走。水泥地,意外地冰涼而且一點也沒有濕氣。很舒服。原來樓板架高可以防潮。

海風徐徐吹來,這雙層屋頂的屋子果然防熱,屋內大大的窗戶不但可賞景還可以徹底的通風涼爽。

IMG_1543.JPG

有一間露天淋浴間,這多麼吸引人。

郭大哥說蚊蟲大約是海風和山風交接的空窗期間會出來活動,也就是說,五點半之前來洗個露天澡,是不用怕蚊子的。燜熱的身體痛快地淋了浴,海風習習吹來,吹進了每個毛細孔,張合之間充滿舒暢感。

IMG_1539.JPG

每個角落都有小巧思。漂流木、老房子的屋樑,都變成這裡的生活元素之一。綠建築,在這裡不是一種口號,而是生活的一部份。

洗澡水是用漂流木燒出來的熱水,生活機能讓住在這裡的人,滿足最基本的需求。有完善的廚具還提供油、米、鹽、醬油等。中型的冰箱,可以容納好幾天的菜。有一台CD音響和幾張CD。有一整排的書,其中有我喜歡的舒國治的理想的下午和村上的雨天炎天。

IMG_1496.JPG

五點多一到,海風果然停了,蚊子,好黑好大的蚊子,以盤旋的飛行方式,密密地在紗門前,果然如同郭大哥所言,趕都趕不走。另一半拿起電蚊拍殺出一個空檔好讓我們母女進屋,拜電蚊拍之賜,安然入內。

夜晚真的來臨時,屋內正是熱鬧的開始。另一半一邊煮義大利麵,一邊揮舞著電蚊拍打蚊子(真不知這些蚊子從哪裡跑來)。這裡的蚊子真的是單純多了,多半只會纏著人的腿部繞來繞去,一點也不滑頭。

IMG_1586.JPG

用餐的時候,壁虎一隻隻出現在外面的紗窗上,我們一邊吸食義大利麵,一邊看著壁虎敏捷地享用屬於牠的晚餐。另一半嘖嘖稱奇,說他長這麼大第一次跟壁虎共進晚餐。

然後蟋蟀也加入陣容,伴隨著我們的驚呼聲,彈跳來彈跳去。唯一處變不驚的,居然是我們的孩子。

IMG_1590.JPG

比利時啤酒喝完時,屋子越顯熱鬧,外面的蛙鳴蟲叫聲多到數不清,屋內的小蟲也讓我們不再驚呼,只要不爬到孩子的身上就好,我是這麼的想。

孩子沉沉進入夢鄉,另一半播放南王姐妹花的音樂,在床上趴著看CD簡介。我就坐在客廳靠門邊的單人靠椅上(這是我最喜歡的地方),慢慢地重讀村上春樹在1990年在希臘烏拉諾波里告別真實的世界,踏進另一個真實的世界。

IMG_1594.JPG

比起亞陀斯半島的修道院,這裡顯然舒服多了,也沒有奇怪的修道士出現,露可米、利久酒,長黴麵包當然也都沒遇到。事實上,晚上吃得是相當美味,從馬利諾廚房買來的青醬麵包、香菇蕃茄醬,和自家帶來的莫扎雷拉乳酪疊上蕃茄再淋上Olive Oil橄欖油,還有兩罐比利時埤酒。

不過不知道為何,當窗外完全漆黑,大大小小的蟲子在紗窗的那一頭與我一起共享這室內的燈火時,這裡對我來說,就像是亞陀斯半島那樣,有一種村上在書中所寫的:「在那裡,人們雖然貧窮,但活得安靜而有高密度的信念。那裡吃的食物雖然簡單,但味道充滿活生生的真實感。」

南王姐妹花還在唱著歌,絲毫不費力氣,唱出如野花般甜美的音樂:「我願是那長空一朵雲彩,不願變成雨點飄落下來,逍遙又自在,飛來飛去,在蔚藍天空抒盡我的胸懷......。」
我漸漸明白那終年都打赤腳的郭大哥在來吹涼風網頁上所寫的每一字每一句的意思了.....。

minami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VickieH
  • 好有意思的地方,不過我很怕蚊蟲.....
  • 真實的大自然
    是跟想像的不一樣
    想像的比較美
    真實就要有心理準備
    要與蟲共眠啦~^^

    minami926 於 2010/06/08 14:35 回覆

  • angelofsan
  • 有那麼多手作美食
    蚊蟲似乎不在困擾之列
  • 其實都是半成品的食物
    加熱或加點麵條就可以吃的東西
    不算是手作美食啦
    ^^

    minami926 於 2010/06/09 09:40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