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405.JPG  

此刻 ,突然想說點什麼。

人一旦過了人生某一條看不見的界線後,思緒總是會特別清楚,這是一件很難具體說明的事情,就像自己的心,無法不自由是一樣的。

你以為你從此就要跨過某個結界來到另一個結界,就像村上筆下的青豆從1984來到1Q84這樣 ,不過事情也沒有想像中那樣簡單,至少不是爬個簡單的階梯就可以那樣輕鬆到達的

也就是說,每個人所有的細微改變,總是有其獨特理由存在,而這些存在感,有它自己的脈絡有時候自己也沒有察覺,但有時也可以輕易讀取,總之這些改變就像每個小小的Morse Code一樣,會左右你 ,也會決定你是否可以從一個結界跨越到另個結界,就是這樣,此刻我想說的就是這些小小的Morse Code的心情

最近常做夢。做夢的方式跟年少不太一樣。雖然同樣是很具象,同樣很真實,但是就是不一樣,到底哪裡不一樣呢? 我總是在搭電梯腦筋空白的時候想著這個問題 ,究竟我所做的夢 ,跟年少時有何不同呢 ?這是第一個有察覺到細微改變的Morse Code

你有經常在做夢嗎?

我總是經常在做夢,夢境有時過於真切,會讓人信以為真,反而每天渾渾噩噩的現實生活像一場不會醒來的夢般。最近的夢,雖然場景有其變化,但是總是千篇一律想要拯救什麼似地。以至於醒來後總是特別覺得累 

細微的變化,其實不只夢境,我發現,年少的我也時常會出現在生活中。

有時候開著車,她會坐在我的旁邊,靜靜地望著我,就像我望著他一樣。同樣地,眼底還閃著追尋某種東西的眼神,那種眼神,好像也許久許久未曾看到,這或許又是一個細微的改變,而我沒有當下察覺到。

所有必然存在的細微改變,將引領自己走向哪個結界呢?

我也許不知道答案,只能靜靜地順著心跳的方向前進,而遠方究竟有誰存在呢?

『沒有人可以停留在原點不動。』你這樣告訴你自己

我想我知道的,所以,更珍惜陪我走過每一段的人.........


我喜歡年少的我。你呢 ?

我喜歡半夜睡不著騎著車去環潭的我。你呢?

我喜歡那個有點輕狂有點青澀的年少時光。你呢?

夜半二時,此刻的你在做什麼呢?會跟另一個自己對話嗎?

深夜的卡車聲遠遠地從彼方劃破寂靜,此刻我和我自己的年少就這樣坐在案頭耳機裡流暢地滑出張國榮“似水流年”的歌,他的聲音依舊好聽,讓人分辨不出來這已是逝者 。就這樣輕輕柔柔地唱著 一而再地在我耳邊那樣無止盡地低迴著.......

望著海一片滿懷倦 無淚也無言

望著天一片 只感到情懷亂

我的心又似小木船

遠景不見 但仍向著前

誰在命裡主宰我 每天掙扎 人海裡面

心中感嘆 似水流年 不可以留住昨天

留下只有思念 一串串永遠纏

浩瀚煙波裡我懷念 懷念往年

外貌早改變 處境都變 情懷未變

 ~寫在初秋的半夜中~

 

minami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wrw
  • 文筆真好,讀的好有fu
  • 靜巷六弄-乃伸
  • 有空閒時就花點時間想想近期的生活或是內心的變化
    人生本就是段不停和內心對話的旅程
  • cloudriver
  • 一條長巷,靜靜地指向夜半
    為什麼我們要時不時和過去的激越握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