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830.jpg  

很久以前,很欣賞一位格友的文,她寫的每一間京都咖啡館,總是有個小故事在其中故事的主人翁往往就是在那間咖啡館不經意地把她的人生片段透過一杯咖啡光景,千迴百轉地從心底流轉出來

於是京都的咖啡館,在她的文字中,有了故事。

後來,我也開始行走在每間京都咖啡館裡頭,來來去去,沒有故事,對我而言,京都咖啡館還只是個景點。

什麼時候,京都咖啡館對我而言,也有了故事呢?真正開始有了變化,恐怕是那天深夜,再次造訪象工廠咖啡店,身上除了手機和咖啡錢,我們什麼也沒帶。

IMG_8833.jpg  

像是住在這附近那樣的熟悉地推開厚重的門扉,一切都沒有改變,黑夜中的象工廠咖啡。

如果在京都,深夜裡一定要前往某一間咖啡館的話,不那樣做的話,身上所背負的魔咒永遠沒辦法解除,那麼位在蛸薬師通路地的象工廠咖啡一定是我唯一的選擇。

md就像被詛咒似地,非得拖著疲憊的身子,坐在書牆堆中,昏暗中EF綜合6號咖啡的香味,讓我們不得不說點什麼似。話語一脫口,旋即就被空氣所凝結蒸發掉,也就是說,彼此拉拉雜雜地說了很多近況的想法,但卻毫無意義,只是不得不說出來而已,因為我們中了咒語啊,就像『鴨川荷爾摩』一書中那樣,非得不由自主地從身體深層擠壓出然後通過喉嚨,發出荷爾摩那樣的聲音。我們的對話,某個程度來說,就是這樣。

咖啡店內的音樂、二手菸吞沒我們的話語,沒人注意到我們,我們簡直跟象工廠cafe融合一體。不需要再做大量拍照的儀式、也不需要留心身旁那些人在做些什麼、今日咖啡是不是老闆HATA桑手沖之類的問題,總之我們被下了咒語,只是需要不斷地小聲地把聲音從喉嚨擠壓出來而已。

就在一杯中煎咖啡喝完之後,話語突然停住了,就像插頭被拔掉,最後一個音節發出還來不及迴響就被嘎然中止般,我明白,咒語解除了。我和md像是跑了五千公里那樣疲憊和滿足,把咖啡錢給了象工廠咖啡店,然後深夜裡,離開了路地、再度踏上河原町通,霓虹燈依舊媚俗地閃爍著,即使古老的京都也免除不了這荼毒。與各種無意義的日語聲調擦肩而過著,那些酩町男女,明日醒來又是不一樣的面貌吧⋯⋯。

⋯⋯⋯⋯。

深夜,象工廠咖啡⋯⋯是一間如果中了咒語,非得找一間咖啡館,說一點平常說不出來的話,的一間可以解咒的咖啡館⋯⋯。

 

P.S.至於說了什麼,我和md隔天還真的忘了一乾二淨,連有沒有造訪象工廠cafe都覺得很淡薄,彷佛只是做夢似的

minami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小青
  • 深夜有一家可以解除咒語的咖啡館,如果就在住處5分鐘內走到,
    那該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