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六點多天黑之前,終於平安抵達
Dades GorgesHotel Le Vieux Chateaux Du Dades,很快的太陽就收工下山,峽谷的氣溫驟降,我們快速拎著必要的行李進飯店(有點像山莊),房間被分配在一樓的最後面(18號和19號兩間),這飯店好像每遠離大廳一呎氣溫就下降一度似的,我被凍到像猴子般地嘰嘰叫,趕緊穿上羊毛衛生衣褲,還是冷得發抖。屋內和屋外的氣溫沒兩樣,大家搶著跟服務生要暖爐,霎那間我才知道那個在馬拉喀什被我們似為洪水猛獸的暖爐原來是這麼可貴及可愛!我們冷到受不了,跑到餐廳去窩,那邊有個壁爐暖烘烘地,我們團員陸陸續續跑來這邊取暖,大家話匣子打開,天南地北隨便聊起。

 

渴望已久的晚餐時間終於來了,一碗熱騰騰的
Harira溫暖旅人寂寞的胃,接下來就是雞肉塔吉和cous cous,這是典型的摩洛哥料理,我們狼吞唬嚥,急於餵飽,根本吃不出什麼美味。
 

晚餐後,柏柏人拿起鼓有節奏的敲打,圍在火爐像是唸謠似地吟唱,這聲音讓人想起,這裡是非洲,這裡接近沙漠了。心想,當年三毛是否也聆聽過這樣的奔放、貼近大地的吟唱呢?
鼓聲不停變化這節奏,聲音漸行漸遠,我眼皮不知不覺沉重,末了,我終於闔上眼,在奇異的夢境裡,我彷彿看見年少的我像是在追著什麼東西似地不斷跑著、跑著,雙手朝著空氣中揮動,枯樹上結著一縷藍色頭巾,在風沙中飛舞著
…..。hagar搖搖我,醒來,發現團友走了一些人了,吟唱者仍不斷低聲唱著,揉揉眼,覺得應該回房跟冷冽的臥室作戰了吧!




minami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