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波正太郎在書內這樣形容三波爾:「三条附近,寺町通的東邊,有間小小的房子,外牆鋪著磁磚,寫著KYOTO SAMBOA BAR ESTABLSHED 1918的淡藍色霓虹看板橫掛門前,看起來的確是間充滿自信與驕傲的酒館」。 
當然現今的三波爾位置還是沒變,不過隨著寺町通的街道整頓美化後,舊有的風貌還是起了變化,池波正太郎筆下的古都好像也一點一滴的不見了,讓人心中有種淡淡的不捨。這也可能說明了我為何無法走入三波爾的理由吧,寧可錯過也不希望自己的造訪破壞了陽剛男人氣息的三波爾酒館一樣吧!

 


minami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