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的早晨我聽著美空雲雀『
祈禱』
邊寫京都的遊記。前幾天剛收到壽岳章子「千年繁華」的書,趁著北上出差將它讀完,才發現原來自己那天從岡崎公園散步到南禪寺途中所喜愛的景色,正是壽岳章子女士童年遊玩的場所。

壽岳章子寫道:『那條跑腿路線真是一條讓人感到舒適的道路。東山山麓、從南禪寺下方直到山際邊,有著寬廣的田地;還有一條我往上爬沒問題,卻下不去的小溪谷。加上現在是東山高中,過去則為東山國中的古典木造建築物;以及範圍寬敞、綠樹成蔭,環境相當優美的永觀堂境內。東山國中的前面是野村家(某大財閥)的豪宅,再過去一點,有條路可通往若王子,也會經過鹿之谷。接著是鑄友家的別墅,還有條熱鬧的小商店街。然後就是我就讀的第三錦林小學了。這一帶富饒京都的風味,美麗且趣味十足。』

 

這是關於壽岳章子兒時美好時光的記憶,文字中那條小溪谷也正是我們散步經過駐足很久的地方。

對我而言,走在永觀堂往南禪寺的記憶則是:『午後,一對年輕夫妻正安靜地在小溪溝邊用餐,他們安靜地吃著簡單的飯糰或者麵包,妻從身邊拿出茶壺,倒了一杯茶水遞給其夫,丈夫喝了一口,點了頭又將茶水給了妻,兩人就這樣默默地吃著東西,聽著身邊潺潺流過的溪水聲。然後一對旅行男女遠遠地經過,許是溪水綠樹吸引住他們,男人拿起相機順著女人指點的方向按下快門,他們就這樣對著用餐的夫妻遙望,彷彿跟他們一樣正享受這午後的寧靜。用餐後,夫妻倆人起身往下走,這時才發現,原來這位人妻已有身孕,微凸的肚子和屬於這裡的景色這樣合諧地存在世上,以至於兩對男女相互擦身而過時,旅行的女人朝著人妻投上一個既心羨及祝福的眼神啊!』




 壽岳章子已經在今年去世了,她筆下美好的京都,也隨著時間的洪流逐漸有所改變或是消逝,例如:東山高中的木造校舍早已不見,當年壽岳章子口中的某大財閥家的野村人家
如今也已經變成野村美術館了。

有人說:『最美麗的京都、同時也是最脆弱最不易留存的京都,如同我們的青春幸福的日子!』不過在某一種層面來說,我卻也深深覺得,京都已經永遠存在,就如同每個人所擁有的美好時光一樣,以永恆的姿態繼續深存在內心啊!
 

minami:我喜歡壽岳章子,喜歡她筆下的京風人物,那樣美好的時光、美好的年代。可惜的是,隨著她的消逝,京風好像也一點一滴地在轉變中,到最後也許書上寫的浮光略影將成絕響。

 


minami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