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在Unter den Linden的The Staatsbibliothek zu Berlin
每個旅人對柏林的定義不大相同。漫步在Unter den Linden時,我曾用力想找回屬於柏林20世紀,戰火尚未連天時的樣貌,當然,這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在柏林。
詩丹法尼文件在Banner上面以卡夫卡的一段話來下註解:『我深深感覺到柏林的強烈吸引力─或許還有更多我不知道的,如果我能移居柏林,我將親身體會。』
卡夫卡後來的確在柏林郊外待了一段時間,1924年因為身體不適轉回布拉格,不到幾個月後便病逝。20世紀初的柏林,究竟有什麼樣的力量吸引著卡夫卡呢?
卡夫卡從小就同時接觸到四種文化的薰陶,德意志文化是他的母語文化,猶太文化是他的種族文化,捷克文化是他所處的社會主流文化,奧地利文化則是他所處的時代政治地緣文化。
這樣一位深受文化洪流洗禮的作家,在二十世紀初,二次世界大戰尚未成形之前,所見到的柏林,相信與21世紀東、西德統一後的柏林,已大不相同。
消失的畢竟是消失了,想要找回、喚回,也不可為了。這就像電影『再見柏林』所想要表達的主題般,不論是好是壞是苦是甜,它終究已逝去如奔騰不回的江水般。留下的,不論是喜是悲是愛是憎,都必需嚐試著去包容與接納。


The Staatsbibliothek zu Berlin
2004年冬日向晚,慢行於Unter den Linden,華燈初上時,無意發現這個圖書館The Staatsbibliothek zu Berlin,柏林國家圖書館建於1903~1904,出自於Ernst von Ihne之手。建物本身有著新巴洛克風格的古典感,滿牆枯萎藤蔓爬覆上,令人聯想到冬日蕭瑟與柏林歷史的滄桑。館內一開始的藏書來自於17世紀的皇家圖書館,後來因為柏林深受二次大戰洗禮,館內許多藏書遭到嚴重的損害或者被擄掠。兩德統一後,已部份將戰亂散落的藏書一一搜集回館,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The Staatsbibliothek zu Berlin
minami:在網路上找The Staatsbibliothek zu Berlin資料時,赫然發現,以回鶻文抄寫的金剛經現今尚存約有10件,僅有1件藏於吐魯番博物館,而有8件就藏於柏林國家圖書館The Staatsbibliothek zu Berlin。獲悉後,心中有很深很深的感觸。

minami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馬小薯
  • 如果是春天的白日去看<br />
    感受應該會很不同吧
  • CafedeRiver
  • 秋天去過柏林,<br />
    乾爽的空氣和黃金的陽光,<br />
    讓人對這座城市充滿更多的異國想像,<br />
    希望日後有機會再回去...
  • bonniechi
  • 我們03年夏在東德 Dresden 待了一個月,<br />
    跑柏林三次, 每次都沒進入柏林圖書館.<br />
    (因為想說她只是圖書館, 不是博物館)<br />
    竟不知她竟有8件回鶻文寫的金鋼經抄本!<br />
  • Mrs Darcy
  • 我去過柏林三次, 在Unter den Linden也散步多次,<br />
    竟對這麼漂亮的圖書館沒印象, 真不知我在幹嘛?<br />
    <br />
    (嗯, 大概是沒走多久, 就晃進去Tier Garden了吧?)<br />
  • 宝贝
  • 大家都到过柏林~~~ 我还没。。。 真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