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好今晚的大餐「柚子鯛鍋」之後,女侍送來一籃盤菜及三小碟沾醬,仔細且輕聲地為我們一一介紹裡面的內容,像是九条蔥、茗荷、ふき(蜂斗菜)、油菜花、日本地瓜、麩...等等食材。然后,糗事就從這裡開始,因為吃的是鍋物,又見到一整條的九条蔥,我們毫不考慮地就認為這些是等一下要放置鍋物一起炊煮的食材,所以便看著桌上的菜,耐心地等候鍋物上場。可是時間一分一秒地流失,漸漸地失去了耐心,hagar只好看著相機內的照片,我則看書打發時間。心想:這頓飯未免也讓我們等太久吧!


資深的侍者大哥

二十分鐘過了,來來回回的女侍和一名男侍都退場了,換來一位資深的侍者大哥,頂著一個光頭,說起話來十分有禮且具專業權威性。他過來以端正的跪坐姿詢問是否有任何問題,hagar放下相機跟他說沒有問題,我從書裡抬眼望他,他一臉地正經且恭謙地詢問我們是不是要為這盤食材再作說明。hagar回應說剛剛有女侍已跟我們介紹過了,然後他點點頭,在退出房間時還留下一臉嚴肅有心事的神情。但是這些都沒讓我們起疑,我還看了手錶跟hagar表示沒辦法趕上今晚預定要到高台寺賞夜櫻的行程了。過了幾分鐘後,隔壁桌來了兩位日本女子,點了餐送上啤酒後,她們的一籃菜也來了,然後,我們終於知道為何這位侍者大哥會如此慎重地來詢問我們了,原來、原來,那一藍菜是前菜,也就是說我們光吃一道前菜耗了快要三十分不打緊,還一點都沒有動靜地享用,難怪......這回還真是好糗啊!



烏鴉從我們頭上成群結隊地飛過後,額頭上的黑線還沒消失便趕緊開始動手吃前菜,hagar事後回想,覺得錯誤地開始恐怕是沒聽見那位輕聲細語地女侍說明這些菜都已處理過,可以食用吧。
前菜的九条蔥在蔥白的部份有稍作川燙,不沾醬來吃即很甘甜,沒有蔥的辛味。但食到蔥青的部份,味蕾又是大不相同,先有微刺辣辛口,然後鮮明地蔥味口中散開來......。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柚子屋旅館~一心堂(前言)

min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